皇帝的女人也受刑   人妻小说 

皇帝的女人也受刑

虽已是隆冬季节,可在未央宫腹地的这间刑房里却显得有点闷热,摆在刑房当中的火盆正熊熊燃烧着,而四角的巨烛将整个刑室照得通明透亮。左边墙上的刑架上吊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此女鹅蛋型的脸,剑眉杏眼,樱桃小嘴,身材更是惹火,特别是胸前的一双玉乳微微上翘,仿若十八的少女,而两颗嫣红的奶头就好象金丝枣一般挺立着。她就是武帝宠幸的爱妃,汉大将军霍去病的侄女赵芸儿赵妃。赵妃自幼习武,所以她的身材在后宫三千佳丽中是出类拔萃,而且床上功夫更是一流,因此深得武帝宠幸。她性情刚烈,特别能熬刑,虽经历种种酷刑折磨,却一个字也不肯招。这些天在宫内御医扁越人的医治下,加上她出众的身体素质,刑伤竟在五天之内恢复完好,只是细看之下,雪白如玉的肌肤上还是留下了浅浅的伤痕,就仿佛桃花飘落在白雪上一般,还真叫人怜爱。

  赵妃对面的刑架上用铁链捆着一个女人,身着玄色长袍,却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细看之下竟有一层淡淡的莹光笼罩着她,虽然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但她浑身上下隐现一种夺目的媚态,能叫任何男人都为她倾倒,她就是武帝的正妻当今国母张皇后,也正是此案的主谋。

  江允看着这两个吊在刑架上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笑容,自从他十岁净身入宫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开心过,因为他知道这两个曾经在宫中最有地位的女人将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决定从赵妃身上打开缺口,虽然她只是从犯,但她是张皇后的死党对此案她一定知道得很多,而且凭他在宫中的多年经验他敏锐的洞察到武帝的真实企图是利用此事来扳倒那些手握兵权又高震主的老丞,而大将军霍去病正是首选目标。至于张皇后,因她自幼遇异人服食过万年灵狐的内丹,故天生媚术惊人,天下男人莫能当者,幸得镇宫之宝“轩辕震妖符”镇住其原神才得以将她擒获,但寻常的刑法根本奈何不得她,江允曾使用炮烙、下油锅等酷刑,她都毫发无伤但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受虐狂,又得灵狐附体,还真拿她没办法。所以江允打定主意决定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先用最残酷的刑罚来对付赵妃,打开缺口,同时来威慑张后,然后再用绝招来对付这个张后难缠的主犯。

  江允之所以如此自信,一是因为武帝已明令他不惜任何手段,二是圣上亲点的助手……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斑。公输斑是先秦木工的祖师鲁班的传人及后人,据说他甚至已超越先祖许多,达到神乎其技的境界,他做的竹蜻蜓都能在天上飞上三个时辰,所以皇上都尊他为国师。有这样的助手何愁大事不成,而且这些天公输斑正全力秘密研制刑具,并有小成。想到这江允精神一振,他走到赵妃面前假腥腥说道:“赵娘娘,前些天多有得罪,你受苦了,在下叫扁神医替娘娘疗好伤,万望娘娘保重,但微臣有一事不明白,那就是你为何要谋害主上,是何人指使,还不从实招来”。

  赵妃睁开杏目,悴道:江允你这狗奴才,我悔不该当初没有废了你,还在这装什么好人?听到此话,江允不禁勃然大怒,原来他曾经伺候过赵妃,并受过她的责罚,想到这,他恶向胆边生,叫道:你敬酒不喝喝罚酒,待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赵妃哼道:我倒要看你还有什么高招,大不了我豁出一条命给你整!

  江允大叫:宣公输斑。只见刑房外走入一位身长九尺的汉子,长得面色雪白,有若僵尸一般,他正是名动海内的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斑。虽已年过五旬但仍气势逼人,让人不敢仰视。他身后跟着两名刑官抬着一件东西进来,看来甚是吃力。仔细观之却是一只紫铜铸成的乌龟,足有脸盆大小,四脚撑地很是稳当,龟背上的每一片龟甲上都有一个小孔,龟头足有鸡蛋大小,龟脖比龟头略粗,上面还长满了小刺,龟尾长长的翘向半空。

  江允朝刑官使了个眼色,于是他们把赵妃解下来绑在一张特制的刑椅上,而两腿被大字型的分开绑在两条椅腿上,屁股下垫了一块厚厚的木板,现在赵妃的整个阴户张开在大家面前,那阴部雪白肌肤上的浓密的阴毛格外引人注目,真是个让人心动的少妇呀。

  刑官摆了一张台在赵妃的两腿之间,然后将那只铜龟放了上去,龟头刚好住了她那薄薄的大阴唇。江允道:娘娘你还是招了吧,不然这刑罚可不像前些天的,可不好受的。

  赵妃道:难道我还怕了这只死龟吗?来吧!江允轻喝道:用刑!

  两位刑官按动龟尾,只见那硕大的龟头一下就进了赵妃的阴户,赵妃轻轻的呻吟了一下,刑官操纵机关,只见那铜龟头在阴道之中上下乱捅,最后竟然旋转起来,赵妃的淫水也顺着龟脖流了出来,特别是龟脖上的小刺狠狠的刺激着她的性神经,让她兴奋不已,江允笑着问:娘娘爽吗?赵妃哼了一声好像很是受用。

  江允脸色微变,原来这赵妃本就是个荡妇,这样的刑对她来说竟是种享受。忙吩咐加刑。只见刑官将龟尾用力向下一按,那龟头仿佛有灵性一般,居然张开口一口便咬住了赵妃那勃起的阴蒂,赵妃惨叫了一声,但刑官毫不留情,用力一压,那龟嘴就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夹住了那小小的阴蒂,就像铁钳钳住一般,刑官在用力一推龟尾,那龟头的口中居然吐出一根银针做成的舌头,一下就刺穿了赵妃那敏感的阴蒂,她疼得昏了过去。

  当她被凉水浇醒过来时,江允继续问:招不招?赵妃一狠心,摇了摇头!

  江允看了一眼公输斑,好象在求援。公输斑吩咐刑官把炭火盆移过来,他用力将铜龟背上的壳打开,原来这铜龟的腹内是空的,刑官用火钳从熊熊的火盆中夹了几块炽炭放入龟腹中,然后再把龟背盖好,拿扇子用力扇了几下。原来那龟背上的孔是用来透气便于炭火燃烧的。江允招了招手另一个刑官便抓住赵妃的头发,把她的脸按下来,强迫她看着自己的下身身受此酷刑。赵妃觉得深入阴道的铜龟头越来越烫,如同火烧一般,让她无法忍受。她拼命的惨叫,但没有人怜惜她,包括那两个刑官都是阉人早以没有人类的怜悯之心。其中一个刑官觉得还不够劲,便用尽全力压下龟尾,让那滚烫的龟嘴死死的钳赵妃的阴蒂,阴蒂几乎都被烫熟了,她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再次泄身,淫水喷了一地。终于她在近乎昏迷的状态中第一次松了口,喃喃道:拔出来。我招了,什么都招了。

  江允示意松刑,刑官按动机关,龟头便又缩回腹中。

  过了半饷,赵妃才缓过神来,当江允问她时,这个坚强的女人居然反口不认。江允气死了,命令再加几块红炭到龟腹中,不一会那缩入腹中的龟头被烧的通红,连露出的那一截龟头也已变得通明透亮,赵妃低头看到那靠近自己阴道口的通红的铜龟头早以吓得魂飞魄散。江允道:你这刁妇,如若还不招认,就烫掉你的下身,这烧红的龟头可当不住哦!你以后再别想做女人了,但见赵妃没有答他,便命手下用刑。

  这时候一直木然坐在一边的公输斑突然开口:且慢,还是让神医扁越人看看。江允略一盘算,便点头称是。他也担心还没取得供词便刑毙了这位娘娘不好向皇上交差。

  扁越人乃是宫中的御医,据说是上古神医扁雀之后,又称阎王敌,据说就是人死了他也敢跟阎王挣一挣。当他听过江允的陈述,过去检察了一下赵妃,禁不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给她喂了一颗丹药,又涂了些药膏在她的阴道中,然后对江允说,你有什么刑但用无妨,我用“九转雪莲丹”护住她的心脉,又给她涂上了獾油碧莲膏,无论何种毒刑,她都暂且不会毙命,而且她对受刑的痛苦会比常人更为敏感!

  当神医退出刑房后,江允淫笑着看着无助的赵妃,道: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呀,瞧你冰雕玉琢般的美人儿,真要毁了,我还有点儿舍不得了,又何必受这分罪?反正你迟早要招的,还不如说出来。

 
  赵妃一五一十的按江允的意思交代了她与张后密图谋害皇上的事情。看着赵妃的认罪书江允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看来第一步棋他赢得很漂亮。

  江允决定实施第二步计划,故意问道:赵娘娘令舅霍大将军可否知道此事?是否正是他老人家叫你这么做的?赵妃冰雪聪明,一听就知道他是想陷害忠良,她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女子,决定拼死也不诬陷国家栋梁。

  江允见她不肯合作,又令刑官用刑,二人正准备去抬那只铜龟,公输斑忽然开口到,肉都烤熟了,哪还会有感觉呀!你们这些蠢驴,换点新鲜的。

  说完就从一袖中拿出一件东西来,细看好像两块闪亮的圆型黑布中间用铁链连着,两边也有长长的铁链。布的中间还开了两个小孔。

  公输斑道:这是早年我云游四海时,印度国孔雀王朝的太子赠给我一束钨金丝,昨夜叫我内人连夜赶工织出这条钨金奶罩,专供娘娘独享!说完便叫刑官试试是否合身,赵妃戴上这黑奶罩,再加上她那诱人的身材,显得格外性感。两颗红红的奶头从小孔中露出来,格外诱人,刑房内的众人都禁不住流出口水。大家都不懂公输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公输斑忽然大喝一声:金刚力士何在。只见刑房外突然慢慢的走进来一个身高丈二的黑人来,仔细看来竟然不是真人,而是个铁人。原来公输斑早年在西域游历之时,意外的捡到一块天外飞来的陨铁,他花了十年心血将它打造成这么一个铁人。由于这块陨铁具有来自外太空神秘的力量,居然能够感应到人的心灵,所以公输斑可以用意念控制它活动,仿佛有生命一般,他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正是公输斑的保镖兼奴隶。

  金钢力士的手中捧着一口铜锅,锅里是满满一锅黑糊糊的东西。公输斑命他将铜锅放在火盆上,不一会,锅里的东西便沸腾了。

  公输斑解释到:锅里是锡和北海绞鱼的皮,这两样东西混在一起烧熔后,粘性极大。

  说完他便把戴在赵妃乳上的奶罩剥了下来,扔进锅内。赵妃隐隐约约明白他的企图,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当奶罩从铜锅中取出的时候,上面沾满了滚烫锡胶, 江允问道:招不招?这奶罩戴上了可就不好取了。

  见她没有答,命刑官将这灼热的奶罩戴上了赵妃的玉乳,只烫得赵妃惨叫连连。奇怪的是那两颗侥幸逃过一劫的奶头却在受刺激后勃起得高高的,挺出足有一寸长,只是上面被烫起了两个大水泡。赵妃受了这样的毒刑竟然没有晕过去,看来神医的药还是起了作用。这时候,两名刑官提出要将两颗奶头交给他俩处理,江允默许了他们的请求。于是赵妃再一次惊恐的看到她那两颗奶头被火盆中抽出的烧得通红的火钳从部到根部一段一段的烙熟再烙成焦碳,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钨金奶罩完全冷却,而赵妃的惨叫声也始终没有停过。两名刑官做完这件有趣的工作之后,显得意犹未尽,竟然用火钳把两颗金丝小枣从它长的地方扯了下来。现在,赵妃的胸部只剩下两个乌奶头?

  这时江允走到赵妃面前,用手抓住奶罩两边的炼子用力一拉,那钨金奶罩便带着她乳房上那整块被烫熟的皮一起掉了下来,赵妃终于疼昏了过去,这时候江允留意到对面的张后仿佛颤动了一下,他知道虽然她仍闭着眼,但她什么都看到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现在赵妃的胸前挂着两颗剥了皮的奶子,就像两颗剥掉皮的水蜜桃,上面细小的血管,黄黄的皮下脂肪和白白的乳腺都清晰可见,在加上高温接触留下的焦痕,使它们看起来像两个五彩球。当赵妃醒过来看着自己受尽磨难的乳房时,这位刚强的女人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可是落入狼群的羊羔又有谁会可怜她?她哪里知道她的苦难还只是刚刚开始。

  江允见赵妃受此酷刑仍不肯招认,不免有点着急,便想出用激将法。他故意说道:想不到技艺冠绝天下的公输大人,怎么连一个女人也奈何不了吗?

  公输斑冷笑了一声,很是不屑,突然叫到:金刚力士,还不亮宝贝。只见金刚力士像变戏法一样从嘴里吐出两条手臂粗的铁鳄鱼来,原来当年公输斑在铸造铁人时剩下了一部分陨铁,就作成了这两条铁鳄鱼,用来看家,它们也具有奇异的能量,可以受到公输斑意志的控制,就像有生命一样。

  两名刑官抬了一张木台放在赵妃的面前,把她那两颗剥了皮的奶子平放在木台上面。只见那两条铁鳄鱼在公输斑的控制下,跳到木台上,慢慢的爬到赵妃的乳前,突然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钢针般的利齿。赵妃吓得闭上了眼睛,但奇怪的是她只是觉得凉凉的,睁眼一看,原来那两条鳄鱼居然喷了口水在她的乳上,她那伤口上黄黄的黏液都被洗干净了,原本觉得火辣辣的,居然感觉不到疼痛了。

  江允大惑不解道:公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公输斑解释说:我给她喷点药水,这样疼,用刑的效果就更好。

  说罢大叫一声:金刚力士,去把太庙前那只铜鼎扛来。不一会儿,金刚力士就扛了一只重逾万斤的铜鼎进来,这是用来祭祀先祖时用的,里面放着满满一缸油。金刚力士把它放在火盆之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猛的吹向火盆,只见那火苗腾起一尺余高,不一会儿,那缸油全都沸腾了。公输斑的控制下,那两只鳄鱼纵身一跃,跃入鼎中,喝了满满一肚子的沸油然后又跃回木台之上,迅速的逼近赵妃的双乳。

  江允叫到:还不招认?你这贱妇,你惹得公输大人生气了。赵妃已经明白她将面临到的苦难,惊恐万分,但一切都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了!

  两只铁鳄同时张开大嘴咬向赵妃那没有乳头的乳房的前半部分,只见上百颗钢针般的利齿刺穿了女人最敏感的乳肉然后在乳腺上交汇,接着是沸腾的油注入每一个伤口的小孔中,当鳄鱼张开大嘴的时候,那娇嫩的乳肉已被油炸的金黄焦熟了。赵妃再一次晕了过去,但汉宫的酷刑就是不断的施加压力只到屈服,当这个坚强的女人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那两只铁鳄竟然毫不留情的把她的整个乳房吞进嘴里,用沸油和钢牙去接触她柔嫩的双乳,让那无尽的痛伴随着这个可怜的女人,钢的针高温的沸油和嫩白的乳在刹那间构成了一副刑房惨景……江允和公输斑盯着这个再次晕过去的女人,心中都有种异样的感觉,江允盯着她那焦黄的双乳和焦黑的下身看了一会儿说:公输大人我们还是明天再审吧,给她缓口气。

  公输斑微微点了点头……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该死的魔术师
评论加载中..